<form id="ul4ie"></form>
<em id="ul4ie"></em>

    <span id="ul4ie"></span>

      • 123
      • banner2
      首頁 >> 新聞紀實 >> 實踐紀實 >> 正文

      大學生走進東方鹽場:探鹽場之歷史,尋鹽場之發展

        中國青年網東方8月29日電(通訊員 陳詩婷)為響應支持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發展,廣東海洋大學寸金學院學子于7月24日下午走進海南省東方市東方鹽場,深入了解東方鹽場歷史之悠久,未來之發展。

        圖為去往東方鹽田的路上。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薛啟賢 攝

        風干日曝鹽味加,始灌潮波流成鹵。當隊員們走進東方鹽田的時候無不被鹽田的壯觀給震撼到。放眼過去,一大片一大片鹽田里灌滿了海水,堆在鹽田一側的是色澤潔白、顆粒均勻的海鹽,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走進東方鹽田后,鹽務局周科長給隊員們介紹道:東方鹽業生產歷史悠久,所產食鹽俗稱“北黎”鹽,是舊社會食鹽中的貢品。早在明末清初,東方市墩頭港附近村莊的鄉民就曾利用海水煮鹽謀利為主,開創了本土制鹽的歷史先河。歷經清康熙、清咸豐、清末明初后,昌港地區的鹽業逐漸擴展,制鹽點發展到沿海7個片30多個鄉村的52個制鹽漏。自新中國誕生、海南省獲得解放后,昌感鹽區分別經歷了成立鹽區工會、民主改革等,使感鹽區半封建半資本主義性質的鹽業生產逐漸過渡到國有制。1955年1月1日,昌感鹽區的鹽田全部收歸國有,實行了地方國營。從此,昌感鹽區跨上了社會主義國營企業的正常軌道。1958至1962年間,昌感鹽場先后更名為“東方鹽場”、“東方化工廠”、“廣東省東方鹽場”。1988年海南建省,廣東省東方鹽場又易名為“海南省東方鹽場”。

        歷史風云匆匆而過,幾經變遷,東方鹽業生產經歷見證了300多年歷史的風雨洗禮,制鹽產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一代又一代的鹽業職工,在這東方的鹽灘上同舟共濟,辛勞生息,創建家園。

        人們常說“斗米斤鹽”、“擔谷斤鹽”。自古以來,鹽便不是易得的生活必需品,制鹽的過程更是不易。而東方鹽場作為海南省三大鹽業生產基地之一,當地的鹽農用延續了幾百年的原始生產方式生產海鹽,即納潮—抽水—蓄水—蒸發—結晶—收鹽。經過酷熱天氣和海風的幫助,將波濤海水變為白雪鹽點。

        圖為鹽務局周科長為隊員講解海鹽生產過程。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薛啟賢 攝

        海水在鹽度達到25度以后才能逐漸結晶,之后的海鹽還需要經過低度蒸發池、中級蒸發池、高級蒸發池三道程序自然風干,歷經二十多道磨礪,海水才能結晶產鹽。盡管如此,海南省制鹽相比于我國其他制鹽區,得益于天氣也敗于天氣。海南省東方市瀕臨北部灣,海岸線長達84.4公里,海灣灘涂面積平坦、廣闊,且處低緯,太陽輻射強,氣溫高,常年風力大,雨量少,蒸發旺盛,海域的海水含鹽度高達3-3.5度,具有天然的得天獨厚的制鹽條件。但人人皆知的是,海南省本是臺風多發省份,一場大雨或者一場臺風就可以讓鹽農數日辛勞付之東流。臺風可以提前預知,但雨水難防。 “因為天氣的原因,所以東方鹽田一直實行不了機械化操作生產。”周科長說道。隨著國家機械化的發展,天氣的原因也成了東方鹽場自發展鼎盛期過后一直沒有發展起色的原因之一。

        圖為周科長介紹東方鹽場目前的發展狀況。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薛啟賢 攝

        近年來,由于鹽業政策的發展、鹽業行業內部分配不合理等種種原因,海南省東方鹽場多年虧損,生產經營長期陷入困境,鹽農數量也在逐漸減少。晨燒暮爍堆積高,才得波濤變為雪。要把海水制成像白霜一樣潔白的海鹽,鹽民們就要在幾個月的辛苦曬鹽過程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歸,辛苦勞作后的人均年收入僅有八千元左右。東方的鹽農之一吳伯伯說道:“目前我們的收入很少,生活艱難,希望政府可以提高鹽農的生活待遇。”

        過去終將會變成歷史,而未來才是要拿出最好的狀態去擁抱它。未來,希望政府可以多留意海南鹽業的發展,多關注鹽農的狀況。相信在國家“一帶一路”的倡議下以及在國家推出了一系列海南改革新政下、在海南省政府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未來東方鹽農的幸福不是夢,重振東方鹽業更不是夢!

        圖為隊員在探尋東方鹽場后與鹽務局周科長在東方鹽田合影留念。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薛啟賢 攝

      責任編輯:李華錫
      成人在线视频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