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ul4ie"></form>
<em id="ul4ie"></em>

    <span id="ul4ie"></span>

      • 123
      • banner2
      首頁 >> 新聞紀實 >> 感悟收獲 >> 正文

      大學生三下鄉:別致非遺文化,堅守匠人精神

        中國青年網雅安8月22日電(通訊員 舒暢)在來到滎經之前,對這片土地、這里的風土人情的認識都很模糊。想象之中,滎經應該四處都是亭臺樓閣,每個店鋪都古香古色,獨具風味。就這樣,7月24日四川農業大學理學院調研團成員們滿懷著憧憬期待與好奇,一起踏上了此次滎經黑砂之旅

       

        

      朱慶平先生帶領調研團成員參觀砂器制作車間。 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李鑫龍攝

        初到滎經,見淳樸民風與厚重文化

        走在路上,沿著馬路兩旁走了快半個小時,一排排堆放整齊的滎經砂器映入眼簾,這些獨具特色的藝術品整齊分布在街道兩旁一望無垠,不用說便知道這里是滎經砂器一條街。再沿著向前走快十分鐘便到達了,此次社會實踐的實踐基地——朱氏砂器有限公司。

        才走至店鋪的門口,感受到的便是與往日城市喧囂浮躁氣氛完全不同的一種沉靜的氛圍,一抬頭便看到“黑砂緣”三個大字。走進店鋪,就看到各式各樣外形獨特、色彩絢麗的滎經砂器工藝品,調研團成員對于店鋪中擺放的各式砂器工藝品十分感興趣,朱氏砂器的傳承人朱慶平先生見狀也十分興奮,帶領著調研團成員參觀了整個店鋪并熱情地解說著自己的作品以及作品背后的意義。

        簡單的介紹了擺放的工藝品后還未等隊員開口,朱慶平先生便提議帶領團隊成員參觀制作工廠。調研團成員跟隨著朱慶平先生來到滎經砂器的制作工廠,在生產“車間”的外面,一塊空曠的平地上堆放著大量的泥土,朱慶平先生介紹說:“這便是滎經砂器的制作原料之一高嶺土,滎經砂器的制作原料十分簡單就是由高嶺土煤灰制作而成。”走進制作工廠,內部十分昏暗,朱先生解釋道:“因為滎經砂器在制作完成之后需要進行自然風干,在這一過程中如果產品受到了陽光的暴曬會導致滎經砂器的器身出現裂痕,因此在制作工廠中環境一直都較為昏暗這也是為了控制室內溫度和濕度。”

        在簡單的參觀過生產車間之后,調研團的成員回到了住處,待整理好行李已是傍晚,調研團成員沿著公路往山下走,在街邊就能夠看到滎經砂器的制作工人,在暮色中內著手中的泥土。調研團成員看到一位正在低頭擺弄手中的砂器的工人,便走近想要一探究竟,走到身邊發現他正在細心的在砂器上雕刻著花紋,一筆一筆精心刻畫出栩栩如生的花紋,在雕刻過程中還細心的為調研團成員解答問題。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也許正是因為這里的高山厚土,才造就了這里樸素且不加修飾的民風吧。

        朱慶平先生熱情的為團隊成員解說滎經砂器工藝品背后的故事。 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李鑫龍攝

        探訪砂器,識匠人精神與非遺文化

        帶著對于滎經砂器文化的敬仰之情,隊員們開始了對于滎經砂器制作技藝的探尋。滎經砂器的發源可追溯到戰國時期,距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并且滎經砂器的制作工藝和其獨一無二的燒制技藝還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其中需要我們去探尋的精巧技藝和傳統文化必然是數不勝數。

        在剛到滎經砂器一條街時,街邊顏色各異的砂器引起了團隊成員們的注意,經過詢問,原來滎經砂器上的這些色彩并非是化學染料的顏色,而是通過不同的燒制技術所得來的天然顏料。大家懷著強烈的好奇心,向朱慶平先生詢問這些顏色的形成原因,朱慶平先生自豪的說到:滎經砂器因為燒制方式的不同便會得到不同的色彩,最常見的銀色便是燒制之后撒上木屑上釉后得到的顏色,也是滎經砂器最早的顏色。紅色便是將砂器經過高溫的燒制得到的顏色。白色是在制作過程中在砂器表面涂抹瓷泥后得到的顏色。最后的黑色,也是朱老先生最為自豪的顏色,是朱老先生經過反復試驗后自己發現的新的色彩,是將砂器經過燒制之后,不經過上釉過程直接讓砂器自然冷卻所得到的顏色。

        走進滎經砂器的制作車間,朱慶平先生便為團隊成員展示了滎經茶壺的制作工藝,朱老先生一邊揉捏著手中的泥土一邊為團隊成員解說著。因為家族技藝傳承,朱老師傅十幾歲時便學習了這門手藝,一做便是三十多年。二十年代初期,滎經砂器市場一度蕭條,當地許多人都放棄了這一復雜的手工藝時,朱慶平老先生還是依舊堅持著,他堅信這種純手工的制作技藝,也相信著有一天滎經砂器制作工藝一定還會迎來它的春天。朱老先生一邊講解,一邊手中的活也一直沒停下。朱老先生將揉捏好的泥土放在轉盤中央,有條不紊的開始推動轉盤,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一個茶壺的器身已經初具雛形了。

         

          朱慶平先生向團隊成員展示滎經砂器制作技藝。 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李鑫龍攝 

        如果不是來到這里,見到朱慶平老先生,我們也許很難理解當初朱老先生是如何堅持制作砂器的。但看著他坐在那里,安靜的轉動轉盤,揉捏泥土的身影、仔細檢查砂器器身每一處平整度之間細微的差異,我忽然明白,這份堅持與堅守,便是對于自己的初心的堅守,是對于這份傳統手藝的堅守。正如朱先生自己說的:“每天沒有事情的時候便自己來到工廠,開始創作砂器,也說不上有多么宏偉的目標,就只是自己的習慣而已。”

        現在,在地方政府以及國家的關注下,滎經砂器的制作工藝已經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在國家的幫扶下滎經砂器制作的手工藝也將發展的越來越好,一定會像朱老先生這樣的匠人一樣,比不會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中。

      責任編輯:李華錫
      成人在线视频播放免费